258.齐聚双旗城

书名:大巫有道 作者:东海黄小邪 更新时间:2019-10-27 12:17:55 源网站:爱书采集
  双旗城执行政务官柳道与七位世家子们沟通之后,便展开了一系列层层递进的炒作。

  轮番轰炸之下,不仅在各大经营类碎片空间、角斗赛爱好者间引起了轰动的效应,更是始料未及地引起了各国、各大世家的关注。

  这里的大世家,包括但不限于骆家、皇甫、钱、蒋、裴、陈、白、冒。

  另外,除了苏沙帝国的米哈公爵一家外,境外各国对此事件高度关注的不下20多个大家族。

  比赛定在了两天后,晚上8:00。

  影子剑客约满退场,正好无缝衔接。

  酒店内,世家子们出奇的安静。

  测试仪送过去的时候,柳道还让陆遥带话,如果有需要合剂的话,他们可以预支提供一些。

  问清楚不是白送是预支后,果断被拒绝了。

  柳道一开始也没多想,还以为这些世家子们是找了家里人送过来好货色,瞧不上他们斗场的合剂。

  但是,安排过去的安保传回讯息,并没见除了这些学生之外的任何人与他们接触。

  ............

  而范无疆这边,则是在签定生死状之前,就要回了手机。第一时间与正在神木周边晃荡、还浑然不知发生了大事的导师范来联系上了。

  范来虽然神经大条,但手下的学生要去打生死擂台,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,他也做不了主,就联系了韩部长。

  韩厥又向遂意上报此事,遂意说了一句,‘也好,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血性。’

  遂派出了徐长卫和谈啸凤前往神木,进入双旗城以确保学生的安全。

  你签归你签,做为导师必须保住这群血往头上涌的家伙的小命啊!

  两天内,也没人知道这些家伙到底在酒店里做了什么。

  很是神秘。

  有人想刺探情况,隐了身或是飞到他们所在楼层的窗外。

  结果,就看到这群人除了吃吃喝喝,就是各种玩,打扑克、玩三国杀、开黑打王者、吃鸡....总之就是热闹的不行。

  这刺探的人里,当然大部分是安德烈派出的。

  生死状签定当天下午,双旗城内网一度瘫痪、内线与对外客服热线,均进入了被密集轰炸的状态。

  咨询定票、定酒店等。

  柳道自己也接到了几个电话,均是来自熟客、各国勋贵要求订贵宾室的预约。

  真是有先见之明,票价并没有确定下来。柳道预备在开赛前7小时,视各平台人气汇总情况再开放购票通道。

  当天夜里。

  爱喝奶茶的朋克男‘猫爷’,正在神木县城那迷宫一样的商业街迎接着一批批客人。

  这是他成为双旗城这个职业以来,最繁忙的一天。正领着一群男女往那间转让的旺铺走去,便听身后队伍里有人聊起了比赛的事情。

  一个男人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这些世家子可别打输了,死不死的无所谓,主要丢咱们华国巫师的脸。”

  猫爷扭头指着那男人,凶恶地骂道:“你他娘的吃屎了是不,张嘴臭的能熏死人。别去双旗城污染别人,败坏军心的孬种。我猫爷当引路人7、8年了,那几个小伙是我领进去,一定能活着出来。”

  男人讪讪地嘟囔了一句,“我不就这么一说嘛,又没别的意思,真是…”

  队伍里一个年轻女人看着猫爷,道:“引路人,有没有兴趣干份兼职?”

  “怎么说?这位美女。”

  女人笑笑,“作向导,确保能定到票。钱,不是问题。”

  “小五,你这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啊。啧啧…”女人身边一个较年长的妇人笑道。

  “二姐,不想让爸妈知道阿乐那臭小子打生死擂,就不能动用西关这边的人脉。找个地头蛇,多省事儿。钱能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。”

  “小五说的对,我同意。”另一个年轻少妇点头道。

  三个女人说话声不轻不重,来凑热闹或是想看比赛的那些人倒也没太注意,猫爷则是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不知为何,他就觉得这几个女人似乎不简单,便想也没想地答应做向导。

  此时的猫爷还不知道,从此他的人生就要走上一条不一样的路了。

  于此同时,如此低调进入双旗城的,并不仅是蒋家三姐妹。

  ...............

  次日晚上,影子剑客的最后一战,门票毫无悬念卖空。

  座无虚席。

  在影子剑客于1分12秒,直接将那以速度诸称的元阶风系高手刺于剑下之时,赌徒与看客们全都沸腾了。

  而戏剧性的是,就在影子剑客收剑入鞘,附魔图腾落下屏障的当儿,一个约摸17、8岁的少女突然自看台席上跃起,拔剑直攻影子剑客。

  当然,少女并不是影子的对手,影子也完全没拿这少女怎么样,只是一味地退让。

  少女三番五次败下阵来,却仍是不依不侥地纠缠上去。

  精通各国语言、造型浮夸的主持人都懵逼了,面对这种情形,他能说什么好?

  结果,更为戏剧性的是,少女像是被影子刺伤倒在了角斗场上。影子前去探视时,被少女偷袭挑开了面具。

  登时,全、场、哗、然!!

  “我去,又是这招!”影子无语地捂着自己的半张脸。

  “师父,你混蛋!自己跑出来玩,把我关在定苍山。”

  “北北,你这死丫头…”

  少女冲上去一把抱住影子剑客的左臂,“师父,我不管,我也要打擂台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边说着,影子剑客就往独立通道走去。

  少女完全他的说话,拖着影子的胳膊,耍赖道:“师父,把无影剑借给我用用吧…”

  看客们全都呆滞了。

  男观众们吩吩发出了类似‘大叔配萝莉’、‘只要有实力,媳妇还在幼儿园’这样的感概;

  而大部分的女观众都觉得值回了票价,虽说影子是位三十多岁的大叔,可这种长相气质的大叔,所有年龄层通吃的啊。

  半空中,隐形图腾中的悬浮艇上,那位风姿绰约的异瞳女城主,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叹息。

  “赶走一只火鸡,又来个发育不良的黄毛丫头。唐风月啊唐风月,你还跟当年一模一样,天天的净知道招、蜂、引、蝶!

  唉…老娘太难了!”

  ………

  第三天正午1:00,也就是生死擂前七小时,门票开售。

  通过大数据分析,将票价定到了均价3万的超高价。然而即便是这样贵到没人性的价格,所有门票还是在一个小时内被轰抢一空。

  12间VIP贵宾室悉数订出,每间百万。另外,临时增加了悬浮观赛艇12艘,价格等同于贵宾室。

  范无疆等人在看到定价时,纷纷骂了句,“狗商户,心黑到没边了。”

  然后,一个个的全都拿着手机算了起来,看自己能分到多少钱。

  而就在这期间,双旗城外,西关边线小小的神木县城,多个空间门接连开启。

  双旗城三大政务官加9名高层,态度恭敬地接待了那几位自空间通道中行出,低调入城的贵胄大佬们。

  有谁能想到,这么多顶级人物会齐聚双旗城呢?!!

  柳道迎来了他职业生涯中最荣耀的高光时刻!

  但他却完全笑不出来,远的不说,便说就近的。

  裴家那位性格爆躁无比、却寿长近百岁的老太公,派出了他的亲信,也就是裴氏大管家——裴瞑。年近六旬,长了副倒挂眉、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裴大总管,似笑非笑地对柳道说了一句话。

  “老太爷让老奴带句话,不知道柳政务官舞龙能舞的多好看呢?呵呵...”

  一想到这句话,以及裴大总管最后不明用意的笑,柳道就有种浑身毛发直立的不寒而栗之感。

  前所未有的压力,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。无论怎么压抑,都无法掩饰他内心的高度紧张与不可遏止的恐惧感。

  事实上,说起来他也真是冤得慌。

  祸是裴大少与那几位小爷自己惹的,他只是用一个你好、我好、大家好的万全之策,合理解决问题。并且,擂台赛到了后面是那几位自己要打的,陆遥还劝了半天没劝动。

  所以,与他何干?为啥要把这帐算在他头上?

  随着时间推移,夜色起时,柳道的一颗心终于还是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晚7:30,角斗场在接连热闹了三天后,迎来了更为炸裂的场面,人声鼎沸都不足以形容其一二。

  原本也就一万五千来个位置,加塞到了两万个坐位。看台上,所有能下屁股的地方,可以说是不留一丝缝隙。

  这次,柳道没敢再用半个临时工,安保人员都是从其它角斗场临时抽调过来的。

  真正的大人物在场,容不得一丝疏漏。

  检票处有抑咒图腾,预防有人用、等手段混进来。蹭看事小,万一要是混进来不法份子或者刺客什么的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开赛前10分钟,入口通道关闭。

  来自世界各地的狂热赌徒与看客们,早都按捺不住,早早全员到位入了场。

  距离角斗场的草坪边,新设了一个小房间。之前是没有的,乃是应范无疆的要求临时搭建而起。

  此时,范无疆小分队除吴旦旦外,全都坐在里头。还有导师范来、徐长卫和谈啸凤。

  像热气球似的飞行器将悬浮艇运送到赛场上空后飞离,悬浮艇安静地停靠在与各贵宾室错开位置的半空中,几乎没发出什么机械声。

  其中一艘艇上。

  “骆兄,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啊。要不是你提前定了这个…这叫啥来着?”钱万金挠着头一脸苦思状,他身边的妻子也摇摇头。

  骆玉笙微笑道:“钱兄客气了,举手之劳。这不也是顺便嘛,反正我也是一个人,占用不了整艘悬浮艇。”

  一个中年短发女人靠在悬浮艇最外边的栏杆上,注视着那个小房间,说道:“今天就我家小昇和骆家十八上场,老钱你跟嫂子凑什么热闹?”

  “十八和小昇是我们不平的好兄弟,弟妹,你这张嘴真是说啥都不好听。”钱万金一脸无语地说道,表情与钱多多简直一模一样。

  显然,大家关系是真的好,才会说话如此直接。

  斗场炒作、宣传,基本都是在其内网、及有合作交流的几个碎片空间内流通。

  而骆、钱、皇甫等级别的家族,与鱼龙混杂的斗场,圈子、阶层可以说都不在一个位面。

  本着不让家里知道的心态的骆十八等人,压根就没有联系过家里。

  所以,按说他们这些当爹妈的,也无从得知自家宝贝儿子居然跑到这种乌烟瘴气的来打擂。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。

  但这世上的事,就是这么奇怪地串联了起来。

  他们之所以知道这桩大事,便是因为那位司令——令狐堂。

  原因是,令狐北北要打生死擂。

  她师父,也就是影子剑客,不堪其扰,无奈之下就给令狐堂去了个电话,说明情况。

  心大的黑胖子令狐堂,大手一挥,“爱死死去,不管了。”

  影子剑客当然不是怕令狐北北打不过。她好歹是华国玉典副将的亲孙女,这样的身份去打生死擂,将来怕不是要被人拿出来做文章。

  总之,骆玉笙从皇甫翰那儿得知此事后,便通知了有私交的其它几家。

  蒋家现在掌事的是二女儿,也就是蒋乐的二姐。蒋家老两口可是老来得子,对蒋乐那是宠得跟什么似的,哪里会允许儿子去打擂。

  但蒋家这五个女儿,却是个顶个的彪悍。对弟弟蒋乐此次上生死擂的决定,十分支持。可以说是另类扶弟魔的范本。考虑到种种原因,蒋家老五决定瞒着爸妈,由她和二姐、三姐来双旗城。

  不过,蒋家三姐妹倒是没在这悬浮艇上,而是让猫爷打点好了一切,此时正坐在角斗场看台区东南方向的第一排。

  “先生们、女士们,雷迪森and简特们,各位贵宾,晚上好!”

  梳着猫王发型的浮夸主持人,光鲜亮丽地上场了。

  但这次,却并没有熄灭将整个角斗场照得亮如白昼的大型聚光灯。

  随着主持人的串词,几位安保人员将侧试仪搬到角斗场边上。

  这便是与以往任何一次生死擂不一样的环节。

  公开测阶品、指数!

  顶点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四库奇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巫有道,大巫有道最新章节,大巫有道 爱书采集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
四库奇书跟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不代表本站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。
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
Copyright ? 2017 四库奇书 All Rights Reserved .京ICP备12345678号